相爱未遂

纸短情长,还吻你千万

情怀

这是一个长篇!划重点!长篇!我太喜欢他们两个了,所以这是一篇甜文!(好像没有什么关系?)

情怀
     1

       现在正是七月天,外头的太阳打蔫了郁郁葱葱的爬山虎。韩信躺在床上出了些汗,绛红色的头发湿哒哒的缠在他脖子上,像喉咙破开一道口子,鲜血洒满床单。
       韩信望向窗外,太阳灼热的光刺得他眼睛疼。他最近一直在失眠,每个晚上都得靠着安眠药入睡。他在想一个人,一个大摇大摆闯进他生活然后又悄悄离开的人。他的名字叫刘邦。
他觉着有些累,在床上迷迷瞪瞪的睡着了。这是近几天里他唯一一次不靠安眠药睡着。他在梦里看见一个人,那个人对着他笑,笑的很温暖,很想让人跑过去拥抱。深紫色的眼睛如有魔力一般让人移不开眼,韩信喊着他的名字,他还是笑着不回应。韩信跑过去,他却消失了。
       刘邦是个什么人呢?韩信也不清楚。他无缘无故地跑进韩信的生活,打乱他的生活,最后竟然不翼而飞。一年来杳无音信,韩信觉得自己要忘记他了,可他又偏偏出来了。
       一周前韩信收到一条短信,没有姓名备注,只有四个字——我回来了。韩信的直觉告诉他,这是刘邦。他发给那人两个字,刘邦。没有回复。他觉得自己多疑了,可几天之后他又收到了那个人的短信,那个人说:“我看到你了。”韩信感觉自己被监视了。
这么浑浑噩噩的过了一个多月,爬山虎由浓郁的绿色转成了一片橙红,其中还夹杂着一些紫蓝色的果实。
      “入秋了啊……”韩信看着窗外的爬山虎说道。
        韩信是H市有名的调香师,他调制的香水清冷淡香,当然他人也是如同他调出的香水一般冷淡,脸上都写着生人勿近。  
       两年前他是在一家甜品店遇见刘邦的,他喜欢吃那家的提拉米苏。甜点师将提拉米苏送到韩信面前,但盘子下还压着一张纸条。上面的字整齐有力,看得倒是赏心悦目。上面写着:交个朋友吗?
        这可以说是早就过时已久的搭讪方法,可韩信注意到了署名——你的后桌,刘邦。出人意料的是个男人的名字。韩信没往心里去,把纸条揉成小球放在旁边,准备吃完蛋糕将它丢掉。调香师的鼻子是极度灵敏的,韩信闻到后面有极淡一股烟草味在靠近,那股烟草味在他桌前停住,并且坐到了他的对面。
    “刘邦。请问您的名字是?”韩信打量着刘邦。留着浅紫色到肩膀的头发,大约有185cm,一身西服衬得他更加英俊,一双狭长的的眼睛带着笑意。
    “韩信。先生找我可是有什么事?”
刘邦的眼睛很好看,深紫色的眼眸像是一个漩涡,让人越陷越深,无法自拔。
       刘邦笑了一声,韩信才发现自己无礼,赶忙道歉。
       刘邦却也不在意,继续刚才的话题说到:“您是调香师吧。”

没有逻辑的爽文。有玩梗。昨天晚上发错图真的尴尬。

       对我来说,那种30多岁的精英大叔攻简直是人间瑰宝。
        知道什么时候克制,什么时候放纵。改罚就罚,该疼就疼。把比自己小6到7的小男孩儿日得爽的要命但还能极力克制自己欲望不让下边人明早受苦。
         最棒的还是双休的时候。两人一起放纵,随心所欲体位都玩了个遍,两人都爽。早上醒来阳光打在爱人脸上,互相对视,一个早安吻然后起来洗漱吃早饭,再去锻炼身体,回到家忙自己工作。到中午吃饭后小憩2小时来一杯下午茶,互相检讨有什么错误。到了晚饭时间请朋友来家里一起吃饭。晚饭后散步,洗澡,睡觉。
        当小男孩儿犯大错了,他会惩罚。跪下拿皮带狠狠地抽在屁股上,留下几条通红的印子。小男孩疼的眼角发红,委屈吧啦的,却还是一声不喊。晚上在床上他仔细给小男孩儿上药,还一直问疼不疼,当然疼啦!小男孩闷哼一声,他接着说,疼了下次就别犯了。
        他也有酒后乱性的时候。在在应酬上喝多了酒,回到家脱掉西服外套就走向房里对人动手。狠狠地把人日了个爽。可这只是极少数的时候了。
        年上永远这么好。

我可能会写后续叭。

摸鱼产物

      “王。臣恐不能听命。”男人的红发高高束起,一身甲胄伤痕累累,是个久经沙场的将军模样。
       “韩卿可是悔了?”他上方的男人慵懒的靠在龙椅上,问道。龙袍在身满朝文武皆惧怕的人,用宛如狮子捕猎般的眼神盯着韩信。
       “怎会?汉王如此器重臣,臣不悔,如今天下太平,这正是您所期盼的。臣祝您千岁无忧,享万世繁华!”
       “江山和美人,朕都要。万世繁华也好,千岁无忧也罢,现在,我只要你。”
       “汉王,请您注意言语。这话说出来有伤您的威严。”
        “韩信!朕说过,江山和美人真都要,这江山我都拥有了,美人我会得不到吗?”他站起身来,龙袍上的龙张牙舞爪,像是要越出这身衣裳般。
        “王…!”他口中的王卸掉他的甲胄,解开衣带,手指向下慢慢滑动。
又是这个梦,它像是想要告诉韩信什么似的出现了一次又一次。
       “失眠了?”
       “嗯。最近总梦见一个熟人……”
       “拿些安眠药回去,放松一下自己,忍太久会把自己折腾坏的。”
      “忍太久…?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
      “走了,有空去我那里喝两杯。”
      “好。”
         韩信走出医院,琢磨着刚才刘邦的话。“忍太久吗……他不可能知道的。”
韩信喜欢男人,他发现这个事情是在高中,那时候他同桌是个帅小伙儿,成绩不错,班主任把他们安排在一起互相学习,可韩信却对他生出了感情,甚至做梦都梦着他了。
      回到家天已经阴了,看样子是要下雨。他刚从冰箱里拿出一瓶啤酒准备要喝,雨就哗啦哗啦的泼下来了。韩信很喜欢下雨,下雨的气味让他神清气爽。
雨疯狂的拍打着窗户,外头有人敲门。
        “谁?”
        “刘邦,开门。”
        “挑这么个天气来,你也够可以啊。”
        刘邦今天穿着一件白色的外套,长到膝盖,雨势太大,外套已经湿了一大片,和里面的衬衣贴合在一起。
        “把衣服脱了,待会着凉了。”
        “你家有浴衣吗,我想洗个澡。”
        “我柜子里,自己拿。”
        “哦。”
        “洗完了?家里没有红酒了凑合凑合吧。”
        “韩信。”
        “嗯?”
        “你喜欢男人吧?”
         韩信吃了一惊,却装作没听到似的岔开话题:“要我去买点吃的吗?楼下的红烧排骨挺好吃。”
“回答我的问题,你喜欢男人吧。”这次,刘邦话中的疑问变成了肯定。
        “嘶……你怎么知道的?”韩信抓了抓头发,问道。
        “你高中的时候我就发现不对,一直不敢确定,今天在你衣柜里看到了那玩意。”韩信走进房间,看见他的震动棒躺在衣柜里。
        “……我是喜欢男人,然后呢?”
        “我也喜欢男人。”刘邦的嘴角勾起一抹弧度,站起身朝韩信走去。“韩卿?可愿与朕共度良宵?”
韩信脑袋里思绪乱成一团,他的梦,怎么会被刘邦知晓?
        “我也做了这个梦。”
        “如果我说我喜欢你,你会怎么办?”韩信终于鼓起勇气说出他高中时就憋在心底的话。
        “我会接受。”
         刘邦走到韩信身边,揪过他的衣领吻了下去。
漫长,难受,快要窒息,这是是韩信对他初吻的感受。
         “忍这么久,耐力够好,是不是我今天不来找你你永远不会说出来?”
        他醒来的时候刘邦早就起来了,他喊了一声。
        “汉王…!”
        “韩卿,我在。”
        江山和美人,他更喜欢美人。


我爱他们!就算一模考的和坨屎一样我也要为他们打call!!!!写不出他们万分之一的好,文笔不好,后半部分在放飞自我。

岁暮

第三章啦!!依旧有婴儿车,还是不能很好的掌握,马上一模咯,希望能考好。这次依然是小学生文笔,不定期更新。希望大家能给一些建议!!!!!我爱你们!!!!所以给一个评论吧!!!!

岁暮

这是第二章啊!!!好不容易开车结果过不了。难过。不会开车!!但我还要坚持!!这次依旧小学生文笔。

岁暮

岁暮

第一章

    “啊——!”随着一个年轻女人的尖叫,大众的视野向水池那边看去。祁槐序脚旁躺着一个人,像是喝醉了酒,衣衫不整的倒在地上,旁边的女人脸上惊恐万分,看这样式发生什么已经不言而喻。
“请您离我女朋友远一些。”祁槐序朝躺在地上的男人说到。
“你他妈…竟然敢打我,你们公司的投资不要了是吗?!”
“您已经签了合约,要是您想反悔撤资也不是不可以,只是违约金……”
“……下次我再看见你我他妈一定废了你。你等着吧!”
“奉陪到底。”
男人怒气冲冲的走了,留下祁槐序和他的“女朋友”。
“谢谢……要不是你,我现在可能已经在他的床上了。”
“不要紧,若是您想谢谢我,可以和我们公司合作。”祁槐序向女人露出了一个礼貌而又商业的微笑后离开了。
这次聚会他自己也喝了不少酒,胃里翻江倒海一般,想吐,恶心极了。    “小陈,你过来接我,在涵江饭店这边。”
“祁槐序!你他妈是疯了吧?投资人都敢打?你才上去多久,就敢干这种事,有你好果子吃!”车上祁槐序口中的小陈一脸不可思议的朝他喊道。“你小声一点啊······他有错在先,我之前也提醒过他不要骚扰女士,不听就只能挨打了,我见不得女人被欺负。
    “不是我说,你的脾气真该改改,即使今天你是为了声张正义,明天你们领导也得批评死你。”
“祁槐序,老板叫你去她办公室。”大清早祁槐序就被年轻的女秘书呼唤去老板办公室谈话。
     “我知道你是为了那位女士好,可人家毕竟是投资方,你终归是不该惹。杨总是公司的大客户,过了这次合作,总还会有下一次的。他昨晚上特地打电话给我让我叫你过去道歉,说:‘错了就是该罚’,你今天就过去给人赔礼道歉吧,不然有好事等着你。年轻人还是得戒骄戒躁啊!”年逾五十的女老板这么说着。
“好,我待会就去给人家道歉。”
     祁槐序开着车来到了男人公司楼下,手里提着几瓶他特地选的红酒,可花了他不少的钱。
“杨总,对不起,昨天是我莽撞了,这是几瓶红酒,聊表心意。”
“我可是说过的吧?下次见到你一定要把你废了,啧啧,这么好看的脸蛋儿,我真有些舍不得,上一次你破了我的桃花运,要不这一次你来陪我吧,就算抵消了,怎么样?”男人说罢,他身边的保镖便上来控制住了祁槐序。
“日你妈!放开我!大庭广众之下你他妈要干嘛?!”祁槐序怒视着眼前比他矮了半个头的男人,谢顶的头,肥大的肚子,满脸的油光,祁槐序想到他刚才说的话就一阵恶心。
“大庭广众?这他妈是我的公司,人都是我的,看你脸蛋儿挺好看,这次就废了你一只手好了,像你这种年轻人,就是欠管教!”说完,男人用手拍了拍祁槐序的脸。
“放开你的狗爪子!”
“哟,还挺冲?待会断了一只手我看你还冲不冲。”
“呸!下贱的蛆虫。”
“操!”男人听了这话抬起手就给了祁槐序一巴掌,这一巴掌掌过去直接将祁槐序扇懵了,耳朵旁像是有几百只蚊子在叫一样。
“哎呀!杨总!这是在干嘛呢。”楼梯口走上来一个男人,祁槐序向后看了看,好熟悉,却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聂少?您过来干什么?”
“接人。放了他。”
“…这不太好吧,我和他的私人恩怨,您别管吧?”
“要不是你的手不安分,他会动你?别让我说第二次。”
“……算你他娘的走运,聂少护着你,下次在遇见你,可不只是废你一只手了!”
“……操,死色鬼。”
“闭嘴。”男人口中的聂少说到。
     走出公司后祁槐序向他递出了自己的名片。“祁槐序,谢谢。”
“聂梓春。以后别那么冲动,下次就没人碰巧会救你了。”聂梓春转身欲走,祁槐序却叫住了他。
“下雨了。”
“然后呢?你想去哪?我捎你一段?”
“你家。”




#小学生文笔,希望大家多提意见,以后会再一次精修!初三比较忙,不定期更新,欢迎催更。#

瞎瘠薄乱写的

“您最近可有梦见在下?”
“你是没有梦见了,倒是最近直梦见一白衣男子,执利剑,在湖中莲花繁茂处习剑亦或是独酌,你识得此人否?”
“这个梦可是有趣,庄贤者你不曾识得此人,又怎会梦见?”
“梦中相遇罢,不也算相识?”
“长安李白,执一把利剑,一身素衣,您梦见的大抵是他了罢。”